风花煮鱼

🌸

《归途》

我的生命始于这次旅途。


不知去向何处的列车,顶着净蓝的天,行驶在木轨层叠里,踩过林寒涧肃,淌过铄玉流金,偶时雀鸟翩跹,列车弯绕着躲避枝丛,也在舞蹈。炎凉、盛景或肃条中的几点勃勃生机,我都看了个遍,只是没有见过海。


云告诉我,我的终点站在一片海。


我在每一次列车的起始站上车,又在每一次列车的终点站下车。几净明窗外的风景从不相同,我看着礼花在河水与石块间轻巧绽放,看着风沙漫天地摇曳生姿,繁星从地平面冉冉升起,世间用世间说着它的絮语,暴虐的,风雅的,一触即离着柔软的,我只是从未见过海。


我途径了无数人的终点站,却等不来我的终点站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车厢,每天有许多从我的车厢匆匆而过的身影,他们也许会驻足停留,将头上的帽子脱下,放在我的车厢里,致以我真挚的祝福,也许目不斜视,期许而紧张地看着属于自己的风景,一脚踏进去。


我的车厢堆了很多帽子,一顶推着一顶,我摸着我头顶的帽子,也想将它赶紧送出去。


而云始终陪伴着我。280天,云说,280天,你就快到站了。当你等到属于你的风景时,你会看到海。你能脚踩着云朵,也能只手捉住云朵,你能感受浪花的轻抚,也能感受天空的轻抚。海是离天最近的地方,海是诗情,他感叹,海是整个世界的诗情。


日子一天天地在车轮吱呀声里逝去,我感受到极端的天气出现得愈发频繁,世界好像在焦虑,阴晴不定。一日的风雪肆虐,列车在朦胧透着微光的白茫茫里颠簸前行,我捉紧了云,求云与我说说话,肆意张扬的对未知的恐惧,快要将我淹没了。


云紧紧拥住了我,把我整个环住,我在云的怀抱里,感受到风雪并非被列车隔绝,而是被挡在了云的拥抱外。


别怕,别怕,云轻拍我,温热的呼吸拂过我的耳畔,比我在车窗里看见的春风还要温煦。别怕,别怕,云再吻了吻我的额头,俯身的动作,让云把我搂得更紧了。


我去海做什么?非去不可吗?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呜咽。


你去海里,去成为你自己,云说,海也会咆哮,也会想要用巨浪打碎天空,天不再纯净时,海的汹涌会比所有风雪都令你恐惧而痛苦。可是你的海爱你。


你要相信,比起海的无常,你会更爱海的轻抚和呢喃,当海哭时…云沉默了一会儿,才继续说,当海哭时,海也不会让你哭泣,等坏天气过去,海会再送给你裹着阳的风,从海面上拂来的风,腥咸,湿润,也会带着清新的气味,那味道细腻如被浪花起伏推打的细沙,味道里会夹杂着海的微涩,更会沉蕴着天的空远。


云感受到我还在抽噎,凑近我的耳畔,悄声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陪着你吗?我是你的引路人。


我说,可是,车在轨道上走着,不需要引路。


云摇摇头,说,我是你的引路人,不是车的引路人。车要去很多角落,而我只用把你带去海。云再将我拥紧了一点,用我也很难听清的声音呢喃,就快到了。


方才的风雪散去了,车厢豁然明朗起来,我仿佛闻到了海的气息,从云的怀里抬起头,看见了满目的净蓝,满目的柔软。


云,你会和我一起呆在海吗?我看着云的眼睛,无法想象没有他存在,我该如何抵挡风雪。


云笑了,说,我的旅程已经结束,我会去到你来的地方,准备一次新的旅程,到那时,也许你会是我的云。


我眨着眼,没有听懂,云为我取下帽子,抚摸着我的头,说,在你的生命中,无数个生命会来来去去,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,而海会永远保护你。即使海离开了你,海会为你留下可以保护你的东西,那东西纯净如天空,是爱。


列车发出一声呜咽,车门再次打开了,这次下站的人,轮到了我。云把我的帽子递给我,我接过,说,海风很温暖,如你所说。


云说,这场旅途结束了,你会忘记这趟交接生命的列车,忘记我,但你会永远记得爱与被爱。


我把帽子留在了云的身旁,吻了吻云的颊,走下了列车,走进了这片纯净的蓝。看着载着云的列车远去,木轨吱呀响,木轨越延越长,云要去木轨的另一端,去结束他的旅途了。


云说得对,在海,我能脚踩着云朵,也能只手捉住云朵,我能感受浪花的轻抚,也能感受天空的轻抚。我嗅着海的气息,海是整个世界的诗情。


我轻轻坐在海上,闭上双眼,细沙轻抚着我,海水逐渐包裹上我的身体,我却觉得安心,像是回到了家。


宝贝,我永远爱你。水波荡漾间,我好像听到了海的声音。


欢迎开始你新的旅途,另一个声音说。


—完—




今天是破壳日///写给妈妈

谢谢你们把我带来这场伟大征途,永远爱你们

也谢谢每个出现在我生命里,温柔美好的伙伴们,我是真的人间第一幸运!

评论(33)

热度(167)

  1.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